作者 主题: [龙之歌]12.12.10 LOG 承载希望之龙  (阅读 2685 次)

副标题: 花絮完结篇:飞翔!向着无限的明天

离线 SHARK

  • Chivary
  • *****
  • 帖子数: 1200
  • 苹果币: 8
[龙之歌]12.12.10 LOG 承载希望之龙
« 于: 2012-12-26, 周三 20:15:14 »
[21:27] <ST>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[21:28] <ST> 老头子借给你们的手电筒在夜晚倒是亮的非常可靠。
[21:29] <ST> 不过对祈等人来说,就算没有这样的设备,凭借月亮的光辉,还是可以在森林中如履平地那般地跋涉着。
[21:30] <ST> “你们要找的东西到底是什么?”
[21:31] <ST> 在你们出发前,老人带着一种不太像是长辈的笑容,故作神秘般地问道。
[21:31] <ST> “啊,不必回答我,不过,你们自己最好知道答案。”
[21:31] * 祈 露出意外的神情打量着老人
[21:32] <陇> “其中之一找这书。”
[21:32] * 陇 拍拍那本写真
[21:32] * 以菱 抓了抓头,有些困惑,“当然知道咯,不然要怎么找……”
[21:32] <ST> “在我还小,像你们这样的时候也曾经和(水嫩嫩的女孩)朋友们玩过这样的游戏,不过呢,最重要的一点是——”
[21:33] <ST> “找不找得到东西并不重要。”
[21:33] <ST> “重要的是,和谁一起去找。”
[21:34] <ST> 老人一边微笑着说完,一边将一本用报纸抱起来的书递给了陇。
[21:34] <陇> “这么说来,她们确实有点不靠谱诶……”
[21:34] <ST> “把这个带回去给你的老爷爷吧,小鬼,这可是我的珍藏哟~”
[21:34] * 陇 高兴地接过书,露出理解的眼神
[21:34] <葛佳丝塔芙> “说谁不靠谱啊……”
[21:34] <陇> “大爷的眼光确实不错!”
[21:35] * 陇 拇指
[21:35] <以菱> “陇才是最不靠谱的一个吧!”
[21:35] * 祈 一直维持着若有所思的神情
[21:35] <爱尔芙> “各种意义上都是……”
[21:35] <陇> “其实这跟钓鱼一样,虽然有目的,但在做了必须的事情之后就是等待机会了。”
[21:36] * 陇 一边将书收进行李里一边说
[21:36] <ST> “那么,一路走好,要是找不到路,就回来这里好了。”
[21:36] <ST> “我可以会把灯一直留着哟~”
[21:36] <以菱> “谢谢爷爷!”
[21:36] <ST> 老人家说完之后,对你们挥着手送你们上了夜路。
[21:36] * 祈 露出下定决心的神情,握了握拳
[21:36] * 以菱 郑重地鞠了躬
[21:36] <祈> “爷爷。”
[21:36] <祈> “您喜欢喝茶吗?”
[21:37] * 祈 不知为何问了
[21:37] <祈> “啊,现在不回答也可以。”
[21:38] <祈> “不过祈觉得,祈还会回来的。”
[21:38] * 祈 点点头,转身走了
[21:38] <ST> “咦?”
[21:38] * 祈 忍着笑加快了脚步
[21:38] <ST> 老人有些疑惑地看着远去的祈,好像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样子。
[21:39] <ST> “说起这个嘛……就不能确定啦。”
[21:39] <ST> 不过,他最后的话,却并没有传到你们谁的耳朵里。
[21:39] <陇> “原来你喜欢那一型的呀?”
[21:40] <以菱> “也不是什么问题嘛……”
[21:40] <祈> “嗯……怎么说呢,只是突然想那么说而已。”
[21:40] <ST> ——然后,虽然说是无人开发许久的孤独大陆,但是因为有前人修缮的道路,你们并不算跋涉的太艰难。
[21:41] <ST> “……诶哟,我说啊。”
[21:41] <陇> “不过说起来方向对吗?”
[21:41] <祈> “很想爸爸之外的谁能喝喝看祈泡的茶……那种感觉……”
[21:42] <ST> 就在这个时候。原本和温蒂一起走在前头(不知道何时换了长筒旅游靴),研究地图的婕莉丝转过了头,看了看你们。
[21:42] <葛佳丝塔芙> “方向呢,应该说除了回到小屋的方向以外都是对的方向吧?”
[21:42] <ST> “你们不觉得,这张地图变得有些……小了吗?”
[21:42] <ST> “刚刚说研究一下的,忽然就……”
[21:42] <爱尔芙> “一点也不靠谱啊……”
[21:42] <以菱> “嗯?”
[21:42] <ST> 婕莉丝说着,对你们举起了那一大张的羊皮纸。
[21:43] <陇> “被山羊吃了?”
[21:43] <葛佳丝塔芙> “忽然?”
[21:43] <ST> ——的确是变小了,在某种程度上说的话。
[21:43] <爱尔芙> “看起来没什么变化么。”
[21:43] * 以菱 用刚学会用的手电照着,将鼻尖凑上去仔细的看地图
[21:43] <祈> “——变小了。”
[21:43] <ST> 从原本的世界地图,变成了洲际地图——
[21:44] <葛佳丝塔芙> “唔……”
[21:44] <ST> 虽然从纸张本身的尺度来说的话,完全没有变化,但是图案却忽然发生了这样的改变。
[21:44] <以菱> “那个,以菱觉得,上面的东西变大了。”
[21:44] <ST> “诶,这不是很正常的吗?”
[21:44] <ST> 温蒂一脸懵懂地看着婕莉丝:“在进入迷宫后就会变成小地图!”
[21:44] <爱尔芙> “这是羊皮纸啊!不是GPS定位系统!哪里正常了!”
[21:44] <以菱> “所以,大概是纸变小了吧。”
[21:44] <祈> “这也许代表我们走的对了呢。”
[21:44] <祈> “祈认为这是好事。”
[21:44] <陇> “画面变化了吧……不过还真没见过呢。”
[21:45] <祈> “不过迷宫是什么?”
[21:45] <陇> “这样能看得清楚点么?”
[21:45] <葛佳丝塔芙> “即使是一个洲也太大些了,不能把画面再拉近一点吗?”
[21:45] * 葛佳丝塔芙 不知道在向谁抱怨
[21:45] <ST> “……如果是个人终端的话的确很正常,不过,这只是一张有着陇君那样臭味的纸张而已,而且我可是感觉不到半点魔法气息哦?”
[21:45] <陇> “那是景仁的味道。”
[21:45] <ST> “嘿嘿嘿!总之!我觉得这个方向一定是对的啦!”
[21:45] <ST> “啊啦,对不起。”
[21:46] <ST> 温蒂指着前方,跑了过去。
[21:46] <以菱> “你们的味道本来就差不多,怎么说的来着……‘臭味相投’。”
[21:46] <ST> “啊呀——!”
[21:46] <陇> “我们是不是该换个方向?”
[21:46] * 陇 指着跑走的温蒂
[21:46] <ST> 然后一脚踩进了坑里。
[21:46] <葛佳丝塔芙> “咦?等等……”
[21:46] <爱尔芙> “别——刚想说不要绊到陷阱之类的……”
[21:46] <以菱> “温蒂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……”
[21:46] <ST> “咦!有蛇!”
[21:47] <陇> “那个好吃。”
[21:47] <以菱> “哪!我来帮忙~”
[21:47] <ST> 总之就是很凄惨的你们,在几分钟后就因为集体陷入泥沼而发现之前的沐浴白做了。
[21:47] <祈> “……祈讨厌泥巴,脏脏的还很臭。”
[21:47] <陇> “刚才不是还是好好的大路吗……”
[21:48] <ST> 温蒂还遭到蛇的袭击——说是袭击对方也没有咬她,只是因为掉到她的身上而从她的脸上绕了一圈然后逃走了。
[21:48] <爱尔芙> “啊啊啊……为什么我不就在浴桶里泡死算了……”
[21:48] <葛佳丝塔芙> “因为走进迷宫,所以开始有陷阱了。”
[21:48] * 爱尔芙 捂脸
[21:48] * 葛佳丝塔芙 冷静
[21:48] * 陇 挣扎从泥沼里爬出来
[21:48] <以菱> “再研究一下那个地图吧……”
[21:48] <陇> “不如用温蒂当指南针。”
[21:49] <ST> 但是因为这样,带着你们钻进树丛并且表示“这样才有冒险的感觉!”的温蒂神经过敏地拿着棍子一路上敲来敲去,接着敲到了马蜂窝。
[21:49] <祈> “虽然可以用劲震掉泥巴但是衣服也会破掉……”
[21:49] <陇> “……赶紧把她绑起来呀!”
[21:49] <ST> 你们把景仁留在了敌阵之中悲痛地撤退后,才勉强地迎来了次日的黎明。
[21:49] <祈> “……温蒂小姐,您还是……”
[21:50] * 陇 悲伤地翻出几个桃子干放到路上祭奠景仁
[21:50] * 祈 一脸沉痛的神情,熟练地把温蒂的手腕按进袖子里,再把袖子在身后绑在一起打结
[21:50] <爱尔芙> “只是区区这种程度而已!”
[21:50] * 爱尔芙 终于找到一点自己比这些人强的地方了
[21:50] <葛佳丝塔芙> “比起这个……我们夜里究竟走了多远?”
[21:51] <以菱> “呜……已经早晨了嘛……”
[21:51] <陇> “走了一晚上全是各种倒霉事。”
[21:51] * 以菱 打着呵欠揉揉眼睛,翻出地图看看
[21:51] <爱尔芙> “看看地图?”
[21:52] <ST> 你们翻出了地图。
[21:52] <ST> 不知道为什么,上面的图案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。
[21:53] <爱尔芙> “五成的概率我们只是在原地打转……”
[21:53] <ST> “爱尔芙说的很有道理呢”
[21:53] <ST> “但是,现在我们在哪,我可说不好。”
[21:53] <ST> 婕莉丝皱皱眉头,一边按摩自己的小腿,一边看着周围。
[21:54] <ST> 你们因为要躲避昆虫杀手集群的攻击,已经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了。
[21:54] <陇> “我可不太擅长看地图……”
[21:54] <爱尔芙> “我一点也不希望我的预言灵验啊!”
[21:54] * 爱尔芙 已经快累毙了
[21:54] <ST> “总之!只有继续走下去了!世界已经危在旦夕了!”
[21:54] <以菱> “呃……?可婕莉丝刚才不是一直在带路的么?”
[21:54] <ST> 温蒂站起身,勉强地挥舞了一下棒子。
[21:55] <葛佳丝塔芙> “嗯哈,说的是……毕竟我们从一开始就不知道目的地,所以不算是迷路”
[21:55] <ST> 虽然看起来她也露出了疲态的样子,不过还是强打了精神。
[21:55] <ST> “那叫做带头逃命,比较准确。”
[21:55] <ST> 婕莉丝很有风仪地站起身。
[21:55] <ST> “不过到了这个时候,我也有些问题想问问。”
[21:56] <ST> “从不知名的小岛偷渡来的三名朋友先不说,葛佳丝塔芙和爱尔芙,你们为什么要跟着温蒂胡闹呢?”
[21:56] * 陇 转头问以菱“偷渡是啥玩意?”
[21:57] <葛佳丝塔芙> “因为……诶,那个……”
[21:57] <ST> “在学院里的这一年我也想问了,难不成,你们是……”
[21:57] * 葛佳丝塔芙 抓抓头
[21:57] <ST> 婕莉丝用‘啊,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能理解~’的包容的眼神瞟了一眼爱尔芙。
[21:57] <爱尔芙> “大概——一开始是被当成怪人之后就没有什么别的朋友……”
[21:57] <葛佳丝塔芙> “但是是因为什么呢,自然而然地就发展成现在的情况了……”
[21:57] <爱尔芙> “然后又被强制拉来拉去……”
[21:57] * 以菱 平板的背书:“‘未得到允许就闯入他国的疆域’。”
[21:57] <爱尔芙> “最后都成习惯了。”
[21:58] <爱尔芙> “这样,吧?”
[21:58] <葛佳丝塔芙> “不过,果然还是因为……这样很有趣吧。”
[21:58] * 爱尔芙 装作没看到婕莉丝的眼神
[21:58] * 葛佳丝塔芙 叹了口气,作为总结
[21:58] <ST> “唔……”
[21:58] <ST> “果然你们是M呢。”
[21:58] <祈> “感觉好像是连本人都无法释怀的答案的样子……”
[21:58] <ST> 婕莉丝笑眯眯地说。
[21:58] <祈> “M……?”
[21:58] * 祈 眨眨眼
[21:59] <ST> “就是说,喜欢别人请自己吃苦的意思,虽然还有别的意思,但是对祈小姐来说好像还太早。”
[21:59] * 葛佳丝塔芙 耸耸肩,然后手刀敲了雅灵的头
[21:59] <葛佳丝塔芙> “请把别的意思收起来吧……”
[21:59] <ST> 雅灵抬起手,揉揉鼓起来的包。
[21:59] <以菱> “好像很难理解……”
[21:59] <ST> “啊哈哈哈,失礼,失礼了。”
[21:59] <爱尔芙> “对我来说就不早了么!”
[21:59] <葛佳丝塔芙> “不要理解就好,谢谢……”
[21:59] * 爱尔芙 捂脸
[22:00] <ST> “不过,如果说我的话。”
[22:00] <祈> “好像很微妙呢。”
[22:00] <ST> “是因为不和大家在一起就会觉得很不安吧。”
[22:00] <ST> “所以现在这个情况,也许我和温蒂一样甘之如饴也说不定哦?”
[22:00] <祈> “即使遇到了这种事?”
[22:01] * 祈 转向端庄美丽的雅灵
[22:01] <以菱> “这个以菱可以理解哦!”
[22:01] <ST> “应该说,正是因为遇到了这种事,世界莫名其妙就要毁灭了,自己喜欢的一切都会消失,自己也会变得不存在——”
[22:01] <陇> “其实不是到处都一团糟了,跑哪都一样么?”
[22:01] * 以菱 微笑着给了婕莉丝大大的拥抱
[22:02] <ST> “——但是,因为看见笨的的无可救药的人,所以就觉得自己还可以做些什么,总之就是——咦。”
[22:02] <以菱> “不要紧,我们会拯救世界的,所以不用担心啦!”
[22:02] <ST> 虽然的确是这样说了,不过,接下来婕莉丝很快就晕倒在了以菱的怀里。
[22:02] <陇> “你太使劲了啦。”
[22:02] <ST> 走在前面的温蒂正用一种很滑稽的姿势倒退着走了回来。
[22:02] <爱尔芙> “总有种奇怪的好像被温蒂开后宫的感觉……”
[22:02] <葛佳丝塔芙> “即使是正面的刺激,太强烈也会昏倒的”
[22:03] <以菱> “啊……这样啊……”
[22:03] <爱尔芙> “不不不,这种情况往往是前面出现了大怪兽之类的展开……”
[22:03] <ST> 在她的前方,出现的是一头有着猫头鹰那样感觉的巨大脑袋
[22:03] * 爱尔芙 自然而然的这么说了
[22:03] <葛佳丝塔芙> “……”
[22:03] <祈> “以菱好喜欢婕莉丝呢……”
[22:03] <祈> “……”
[22:03] <陇> “嗯……想不到除了有大铁鸟之外还有大猫头鹰……”
[22:03] <陇> “外面的世界真精彩!”
[22:03] <ST> 以及熊一样披着羽毛的身体的,你们在动物园也曾经见过的,叫做德鲁……不对,枭头熊的怪物。
[22:03] * 祈 飞身而起就是一掌拍在两颗大眼珠之间
[22:04] <祈> “祈第二讨厌的就是这种对眼了——!”
[22:04] <ST> 被祈一掌打中额头的怪物退缩了一下,温蒂趁机大喊着躲到葛佳丝塔芙的背后。
[22:04] <陇> “哇……这就是自称勇者的么。”
[22:05] <ST> 巨大的野兽被祈一掌打退了几步后,抱着头发出了含混的怒吼。
[22:05] <葛佳丝塔芙> “很想问一句,最讨厌的是什么?”
[22:05] <ST> 而你们周围也响起了一阵阵的吼声。
[22:05] <爱尔芙> “我也很想问……”
[22:05] * 以菱 不知为什么缩了缩,“祈突然好可怕……”
[22:05] * 葛佳丝塔芙 张开手臂把爱尔芙和温蒂挡在后面
[22:05] <陇> “最讨厌的大概是有一堆这样的对眼吧……”
[22:05] * 陇 蹲下翻行李翻找出长老的长剑
[22:05] <爱尔芙> “啊……果然是这种很让人有安全感的展开”
[22:06] * 爱尔芙 躲在葛佳丝塔芙身后
[22:06] <ST> 许多零碎的脚步响起,大量重达一吨左右的巨兽纷纷向你们靠来。
[22:06] <陇> “但后面也有哟。”
[22:06] * 陇 举起剑指指她们身后
[22:06] <祈> “一堆这样的对眼——”
[22:06] <以菱> “这边交给我啦。”
[22:06] <葛佳丝塔芙> “看起来陇比较像野兽,应该能试着沟通一下吧?”
[22:07] * 祈 喘了口气
[22:07] <ST> 利齿,长爪,野兽的吐息,揭开了你们这一日的序幕。
[22:07] <祈> “……好可怕啊……”
[22:07] <陇> “我比较会跟扑倒的野兽沟通——”
[22:07] <ST>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[22:08] <ST> 在未来的某一个时间。
[22:09] <ST> 太初龙从沉睡中被一阵微弱的扰动所唤醒。
[22:10] <ST> 你抬起头。
[22:10] <ST> 一切就如同预言中所说的那样。
[22:11] <ST> 从远星的边境开始。
[22:12] <ST> 被遗忘的一族正在回归。
[22:12] <ST> 而古老的沉眠者正在苏醒。
[22:12] <ST> 然而,就像所有生活在光阴之上,超越了因果桎梏的存在一般。
[22:13] <ST> 你感受到了——就像是人类听到了数十米外,一个齿轮转动的声音一样地——感受到了。
[22:13] <ST> 在远处,有某种东西正在成型。
[22:14] <伊瑟瑞拉> “来了啊”
[22:14] <ST> “在过往的时间中,发生了某种变化。”
[22:15] <ST> 盘踞在你脚边的霜羽龙(雌)修整了一番羽毛,带着敬意地说道。
[22:16] <伊瑟瑞拉> “我看到了”
[22:16] <ST> “虽然不知道是如何的结果,但是,‘它’的行动,已经带来了征兆。”
[22:16] <ST> “不过,我有一点不太明白,尊贵的至高之龙啊。”
[22:17] <ST> “这一切,和孩子们的旅行有什么关系?”
[22:18] <ST> “他们没能改变任何事情,也没能成长到足够承担这个世界的程度。”
[22:18] <ST> “不是应该有更加正式的试炼与天启吗?”
[22:18] * 伊瑟瑞拉 看着脚边年轻的龙,如同灵体一般的双瞳中闪烁着飘渺的微光
[22:19] <伊瑟瑞拉> “这样就足够了——”
[22:20] <ST>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[22:21] <ST> 现在,胧湮岛。
[22:21] <ST> 伊瑟瑞拉慢慢地翻阅着那本在四十六个小时后,叫做陇的孩子会带给自己的杂志。
[22:22] <ST> 这上面的内容真是太过分了。
[22:23] <伊瑟瑞拉> “现在的杂志真是太棒……不,过分了”
[22:23] <ST> 天空被一片纯粹的阴霾遮蔽,那个巨大的存在遮蔽了太阳,而拜此所赐,星球上已经开始呈现末日的图景。
[22:23] <伊瑟瑞拉> “啊不对,现在不是专注这个的时候”
[22:23] <ST> 风暴,海啸,地震,绝望。
[22:24] * 伊瑟瑞拉 合上了杂志,抬头看着天空
[22:24] <ST> 现在,圣约大陆。
[22:24] <ST> 打倒了枭头熊们之后继续前进的以菱一行人。
[22:25] <祈> “太过分了……眼睛……眼睛……”
[22:25] * 祈 在队伍中间瑟瑟发抖
[22:26] <ST> 感觉好像突然遇到了麻烦。
[22:26] <以菱> “分明是祈放倒的最多吧……”
[22:26] <陇> “大概也就跟熊差不多能打吧。”
[22:26] <爱尔芙> “其实仔细看看还算是萌系生物啊……”
[22:26] <葛佳丝塔芙> “别在意,反正我们很快就会看到比眼睛更糟糕的东西了,大概……”
[22:26] <陇> “不过长羽毛的熊倒是好玩。”
[22:26] * 以菱 一面拍着祈的肩膀安慰她一面小声嘀咕
[22:26] <ST> ——虽然好像走过了很长一段路,但是,葛佳丝塔芙和爱尔芙身上带着的计时器却都停止了跳动。
[22:26] <ST> 仿佛时间完全地凝固了。
[22:27] <爱尔芙> “啊……手表不动了。”
[22:27] <ST> 不敢怎么走,停下来休息,食用老人给你们带上的口粮,或者喝水,上厕所。
[22:28] <爱尔芙> “手机的时间也是,明明还有电诶。”
[22:28] <ST> 太阳也都维持在最初的位置。
[22:28] <陇> “这是世界毁灭前的异像么?”
[22:28] <ST> “有一种最糟糕的可能性是,我们都已经死了呢。”婕莉丝淡淡地说:“不对,在这里应该用我,你们都是我的幻觉也说不定。”
[22:28] <葛佳丝塔芙> “嘛,不要大惊小怪。在救回公主之前在村庄里睡很多晚上也不会出现BE呢。”
[22:28] * 陇 看着不自然的太阳
[22:29] * 以菱 伸出手掐了一下婕莉丝的脸颊,“痛么?”
[22:29] <ST> “呜呜,好痛……”
[22:29] <陇> “过一会太阳不会倒着走吧。”
[22:29] <ST> 雅灵捂住了脸颊。
[22:29] <ST> “这边~这边~”
[22:29] <以菱> “不是梦吧!”
[22:30] <ST> 温蒂对你们摇晃了一下棒子,不知道怎么回事,来到这里之后,她的精神似乎突然地变好了。
[22:30] <陇> “把她抓回来,我们走另一边去……”
[22:31] <ST> 当然这一次她也带着你们一头撞进了一窝正在孵蛋的,凶暴的爱尔芙以前只在画册上看到的叫做‘恐鸟’的怪物巢穴里去了。
[22:31] <祈> “祈感觉有什么正在变得奇怪……”
[22:31] <祈> “啊,是小鸟……”
[22:31] * 祈 露出好像在梦游的神情
[22:31] <爱尔芙> “嘛,不管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我都已经觉得不奇怪了……”
[22:31] <以菱> “呜哇……明明每次都会倒霉,以菱为什么还是跟上去了呢?!”
[22:31] <陇> “我想把她整个捆起来了。”
[22:31] <葛佳丝塔芙> “听说恐鸟的蛋太美味他们才变得珍惜的……”
[22:32] <ST> 而之后捕获恐鸟的大鹏顺便也叼走了景仁(2代)和昏迷的婕莉丝,你们费了不少力气才把她们找回来。
[22:32] <祈> “……说起来祈刚才明明有捆上温蒂袖子的……”
[22:32] <祈> “勇者是这么擅长脱逃术的吗?”
[22:32] <ST> 但是在这途中,你们又被带着飞了极远的一段路。
[22:33] <陇> “外面世界这些奇怪生物还真多!”
[22:33] * 陇 踢打着大鹏
[22:33] <以菱> “陇不要太使劲啊!!现在还很高哩!!”
[22:33] <ST> 而后好不容易被陇踢坏了腰部的巨鸟一头栽到了地面上。
[22:34] <ST> 把你们从翅膀上滑下去后,如同发出骂骂咧咧的声音一般嘶哑地鸣叫着,飞走了。
[22:34] <祈> “咳咳……咳,幸好这回只是灰而不是泥巴……”
[22:35] <ST> 你们从地面上站起身的时候。
[22:35] <ST> 发现自己找到了龙。
[22:35] <陇> “……这啥?”
[22:35] * 陇 敲了敲
[22:35] <以菱> “咦……这是……”
[22:35] <葛佳丝塔芙> “……骗人?”
[22:35] <爱尔芙> “哇,真的是龙诶——”
[22:35] * 爱尔芙 捧读
[22:36] * 以菱 后退了两步,抬头仰望
[22:36] <祈> “!”
[22:36] <ST> 很难形容那是什么样的生物,只能说,和至今为止葛佳丝塔芙玩过的游戏,爱尔芙阅读过的漫画,陇听过的故事,以菱做过的梦,祈拼凑出的图案都不一样。
[22:37] <ST> 首先当然,是翅膀——连之前你们乘坐的飞机都无法与之相较,近看还以为是某种地理现象的单翼抬起,遮挡住上方的天空,另外一半的翅膀则环绕在地上,铺成了你们脚下的大地。
[22:38] <陇> “哇喔——”
[22:39] <ST> 露出利齿的头颅歪斜在一边,细长的脖子僵直地虬蜷,褪色的鳞片像是蒙尘的镜子,上面覆盖着一层抹煞其光辉的厚重浮土。
[22:39] * 以菱 扶住下巴,大张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
[22:39] <ST> “死了……吗……”
[22:39] <ST> 婕莉丝喃喃地说,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嘴。
[22:39] <葛佳丝塔芙> “死了……吧……谁知道怎么摸龙的脉搏”
[22:39] <爱尔芙> “怎么看……都是死了吧?”
[22:40] * 葛佳丝塔芙 试着把手探到龙的鼻孔前面
[22:40] <ST> 温蒂踉踉跄跄地向着前方走去。
[22:40] <ST> 她抡起了棒子,敲在了龙鼻端的位置上。
[22:40] <ST> “在某种程度上,你们也算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呢。”
[22:41] <ST> 不带什么恶意的,婕莉丝对你们说道。
[22:41] <ST> “但是,好像就是晚了一点。”
[22:41] <ST> 葛佳丝塔芙没有试探出龙的呼吸。
[22:41] * 以菱 定了定神,爬到龙头上去伸手去掰龙的眼皮
[22:42] <陇> “既然是可以拯救世界的生物,龙未必就如同我们想的那么简单。”
[22:42] <祈> “龙也……会死吗……?”
[22:42] <葛佳丝塔芙> “连世界都要死了,龙自然也……”
[22:43] <ST> 以菱跳到了巨龙的头上,发现好像一个小湖那样的眼眶,巨龙的眼窝深陷,开启了一条缝隙
[22:43] <ST> 某种结晶体状的物质带着破裂的纹路,但是就算是怪力无双的你也没办法把那条缝隙再扩大分毫。
[22:44] <祈> “可是,龙难道不是,即使世界毁灭也绝对不会死的吗……”
[22:44] <陇> “这么说起来,长老倒是没告诉我们找到之后该怎么办……”
[22:44] <ST> “————”
[22:44] * 以菱 掏出手电往缝隙里照照
[22:44] <ST> 你们似乎听到了什么人的哭声。
[22:45] * 陇 像在攀爬山岗似的爬上巨龙的身躯
[22:45] <爱尔芙> “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么?”
[22:45] <葛佳丝塔芙> “似乎,是哭声”
[22:45] * 爱尔芙 不怎么敢接近这条龙
[22:45] <祈> “好像……有谁在哭?”
[22:45] * 葛佳丝塔芙 寻声而去
[22:45] <ST> 回过视线,你们看见温蒂跪倒在巨龙的颌骨下方。
[22:46] <ST> 哭声就是从她身上发出来的。
[22:46] <爱尔芙> “温蒂?”
[22:46] <陇> “终于累倒了?”
[22:46] <以菱> “……温蒂?”
[22:46] <祈> “勇者也会哭吗?”
[22:46] <葛佳丝塔芙> “第一次见呢……”
[22:46] * 葛佳丝塔芙 若有所思
[22:46] * 陇 跳过去拍拍肩膀
[22:46] <ST> 不过,很奇怪的是,其中并没有什么挫折的感情,也不像是撒娇或者发泄怨恨的样子。
[22:47] <ST> 少女只是纯粹地哭泣着。
[22:47] * 陇 摇了一下温蒂“怎么了?”
[22:47] <ST> 在这一天接下来的时候,你们摸索到了巨龙的身体上可能是心脏的位置。
[22:47] <ST> 经过以菱专业(?)的诊断,确定了这个生命早就没有什么动静了。
[22:48] <ST> “不知道,只是觉得……很想哭而已。”
[22:48] <ST> 温蒂擦擦眼睛。
[22:48] <以菱> “一条死掉的龙……”
[22:48] <ST> “接下来……”
[22:48] <ST> 她没有说下去。
[22:48] <ST> 葛佳丝塔芙和爱尔芙带着的计时器又开始正常地运转时间。
[22:49] * 以菱 若有所思地踱步
[22:49] <陇> “真死了的话也没用了啊……还得再找吗?”
[22:49] <爱尔芙> “又开始动了……”
[22:49] <ST> 太阳慢慢地沉没了下去。
[22:49] <ST> 你们看见远处的龙卷,天空中雷霆震颤着闪烁,甚至脚下的大地也开始慢慢地颤抖起来。
[22:50] <ST> “……可能,没有时间了。”
[22:50] <ST> “就到这里吧。”
[22:50] <ST> 婕莉丝坐到了温蒂边上,叹了口气。
[22:50] <ST>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[22:51] <ST> “所以说,那本书你已经看完了吧。”
[22:51] <ST> 现在,胧湮。
[22:51] <伊瑟瑞拉> “没看完”
[22:52] <ST> 戴着眼镜的老人坐在老不正经的长老面前,盘起了双腿。
[22:52] <ST> 对伊瑟瑞拉来说,在这个时代活动的老者是让自己感到非常亲切的一个人。
[22:52] <伊瑟瑞拉> “不用急,解决了眼下的问题接着看也不迟”
[22:53] <ST> 因为是他为你创造了这个临时的身体。
[22:53] <ST> 也是他,从你的时代带走了那颗麻烦的‘卵’。
[22:53] <ST> 然而,已经失去了昔日至高龙力量的存在
[22:54] <ST> 作为‘龙’,已经死亡了。
[22:54] <ST> 站在你眼前的,只是一个残留的影子。
[22:54] <ST> 当然,即使只是活过了数万年的幻影,也拥有自己的力量。
[22:55] <ST> 然而,你知道,那和你所拥有的能力相比,实在是太过渺小了。
[22:55] <ST> “澄清一点吧。”
[22:55] <ST> “现在还不是古者们醒来的时刻。”
[22:56] <ST> “问题不是这么解决的。”
[22:57] <伊瑟瑞拉> “噢?”
[22:57] <ST> “初龙与超龙的决战之所在,应该是你们这一辈与他们并肩的战场。”
[22:58] <ST> “但是,当我像现在的你一样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,我也看到了结局,那是即使获胜,也无比惨烈的未来。”
[22:58] <ST> “而那原因是,我们还不够强大。”
[22:59] <ST> “力量,魔力,能源,爪牙,智慧,然而,生来就被赋予这一切的我们,内在却是弱小的。”
[23:00] <ST> “在过去的过去,有一群人类打倒了龙。”
[23:02] <ST> “他们的精神孱弱,他们的欲望浅薄,他们的灵魂比起巨龙就像是烛火比对太阳,但是,相对于他们那孱弱的力量,这点火光却依旧明亮,并且甚至能够烧成野火,点燃星球,甚至匹敌太阳本身。”
[23:03] <伊瑟瑞拉> “那就是人类拥有着‘希望’,无尽可能性的根源,我们也许所欠缺的东西”
[23:03] <ST> “……”
[23:03] <ST> 老人露出了一个微笑。
[23:04] <ST> “在那个时代,有一条龙,比谁都爱着人类。它知道自己是一个空有力量却孱弱而野蛮的存在,但是,当和‘某一个’人类结合之时。”
[23:04] <ST> “他感到自己变成了更加强大的龙。”
[23:05] <ST> “对于凶暴的同族,比如烧狂的雌龙和野蛮的渣龙,他不再惧怕,反而能够接近他们。”
[23:05] <ST> “他用人的眼睛看待世界。”
[23:06] <ST> “所以——我的孩子,我的至高之龙,虚无的救世主,伊瑟瑞拉。”
[23:07] <ST> “我将应许之物送给你。”
[23:07] <ST> “名为‘龙’的人。”
[23:07] <伊瑟瑞拉> “这些年来,我也曾无数次的推演那未来,寻找一个能够跳出既定命运的结局。。。最后我也发现了这个方法,让我们看到新的结局的方法——”
[23:07] <ST> “名为‘人’的龙王。”
[23:08] <ST> “以无数个奇迹所堆砌出的,荒诞的军队。”
[23:08] <ST>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[23:09] <ST> 因为狂风暴雨的关系,你们一时间没法离开。
[23:09] <伊瑟瑞拉> “以无数荒诞堆叠而成的,奇迹的希望,我确实的收到了”
[23:09] <ST>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[23:09] <ST> 因为狂风暴雨的关系,你们一时间没法离开。
[23:10] <ST> 所幸的是,在巨龙的翼下,还是有着能够遮挡风雨的空间。
[23:10] <ST> 虽然在爱尔芙的手机上,时间理应还是白昼。
[23:11] <ST> 天空却一团漆黑,并且气温急速地下降着。
[23:11] <陇> “点个火是不是好点?”
[23:11] <ST> “嗯……”
[23:11] * 陇 有点哆嗦
[23:11] <ST> “说起来啊,假如,我是说假如哦。”
[23:12] <ST> “世界今天以后还存在的话,陇和祈小姐和以菱小姐打算做些什么?”
[23:12] <ST> “找到自己中意的结婚对象然后绑回去吗?”
[23:12] * 以菱 背靠着毫无生气的龙的驱壳,缩成一团
[23:13] <以菱> “唔,我是想继续再旅行一段时间啦……”
[23:13] <陇> “倒不是非要回去了,反正回去就只有那个老头。啊,书还是得给他捎去的。”
[23:13] <ST> “唔,真奇怪,我倒是忽然想要找一个对象了呢~”
[23:13] <ST> “这么说起来,女生也不错啊,这个时代的女孩子好像比男性更加可靠起来了……”
[23:14] <陇> “不是说乱世出英雄嘛,这外面乱糟糟的正好到处搞搞。”
[23:14] <ST> “……果然不怎么靠得住啊。”
[23:14] <陇> “你们要回去那个……学校么。”
[23:14] <祈> “……祈的话……嗯……”
[23:14] * 祈 思考了一下
[23:14] <ST> “这个嘛……爱尔芙和葛佳丝塔芙呢?”
[23:14] <祈> “虽然不太对得起长老,但祈想要留在外面。”
[23:15] <爱尔芙> “我想赶快回活动室窝在暖炉里不出来……”
[23:15] * 以菱 牙齿有些打架,“以菱还想再找找看有没有其他的龙。”
[23:15] <葛佳丝塔芙> “我想要平静的校园生活……如果不行的话,我想到胧湮去看看”
[23:15] * 爱尔芙 哆嗦
[23:15] <祈> “爸爸应该也喝够祈泡的茶了吧……”
[23:16] <祈> “虽然还没有发现想要的夫婿,但祈现在有想要一起生活的人。”
[23:16] <ST> “这样哦……”
[23:16] <ST> “啊哈哈,那么,温蒂呢?诶。”
[23:16] <以菱> “就算找不到龙……也可以认识更多人……那个烤鱼的爷爷说的话,以菱有一点明白了。”
[23:17] * 祈 运转着体内的气,肌肤上的雨水滑动着蒸腾起来
[23:17] <ST> 婕莉丝转过头的时候,你们在很远的地方发现了温蒂的身影。
[23:17] <ST> 她拿着手上的棒子似乎在挖掘着什么的样子。
[23:18] <ST> “……有什么东西……”
[23:18] <祈> “温蒂小姐……?”
[23:18] <ST> 蓝发的少女丢掉了断折的木棒,抬起脏兮兮的脸看了看你们。
[23:18] <陇> “她还真会自得其乐诶……”
[23:18] <祈> “在哪里。”
[23:18] * 祈 走入雨幕中,来到自称勇者的少女身旁
[23:19] <葛佳丝塔芙> “挖到龙的粪便化石了吗?”
[23:19] * 葛佳丝塔芙 走到温蒂的身边
[23:19] <ST> “啊啊……”
[23:19] <ST> 【。】
[23:19] <ST> 葛佳丝塔芙和祈忽然觉得,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你们的耳边嘀咕了一声一样的
[23:19] <ST> 你们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。
[23:20] <爱尔芙> “哈啾——”
[23:20] <以菱> “有什么呢?以菱也来帮忙。”
[23:20] <祈> “嗯……?”
[23:20] * 爱尔芙 淋着雨走了过去
[23:20] <ST> 【……飞。】
[23:20] * 祈 抬起头迎向雨幕
[23:20] <祈> “谁……?”
[23:20] <ST> 【想要——】
[23:20] <ST> 【——飞起来。】
[23:20] * 以菱 动作有些僵硬的走了过去
[23:20] <祈> “飞起来……?”
[23:21] <ST> 温蒂伸出手开始抓着地面地下。
[23:21] <陇> “别用手抓啦。”
[23:21] * 祈 四下打量着,动员起在修炼中被磨练出来的五感,找寻着音源
[23:21] * 陇 把温蒂拉开,用长老的宝剑替她挖
[23:21] <ST> “……真是了不起的勇者伙伴呢!”
[23:21] <陇> “果然要把宝剑就是好使。”
[23:22] <ST> 温蒂对陇比划了一下大拇指。
[23:22] <陇> “我越发觉得你比我们还要原始……”
[23:22] * 以菱 蹲下身来帮忙挖
[23:22] <ST> 【什么都不知道——】
[23:22] <祈> “你在……什么地方?”
[23:23] <ST> 【什么都没有见到——】
[23:23] * 祈 看向了温蒂正在挖的地方
[23:23] <ST> 【时间,过了好久的……时间——】
[23:23] * 祈 咽下一口唾沫
[23:23] <ST> 【天空——】
[23:23] <ST> 嘎啦。
[23:23] <ST> 陇用力挖掘的时候,剑刃似乎碰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。
[23:24] <陇> “嗯……好像真有东西。”
[23:24] <以菱> “有东西耶!”
[23:24] <祈> “挖到什么了……?”
[23:24] * 陇 小心点避开,把周围的土挖掉
[23:24] * 以菱 加快了动作
[23:24] <ST> 长老的剑在上面转动了几下后,慢慢地掘了下去。
[23:24] * 祈 捂着脑袋,接近了一群人聚集的地面
[23:25] <爱尔芙> “不知道……总觉得是什么活的东西。”
[23:25] <陇> “好像还不小……温蒂你有寻找宝物的才能吗?”
[23:25] <ST> “……”
[23:25] <ST> 啪嚓一声
[23:25] <ST> 剑刃断了。
[23:25] <祈> “祂在……”
[23:26] <以菱> “啊……长老的宝剑……”
[23:26] <爱尔芙> “啊,宝剑这样脆弱没问题么。”
[23:26] <祈> “祂在等待,在等待着……”
[23:26] <陇> “……啊,宝剑!”
[23:26] <ST> 不过以菱和祈的双手都在那个时候摸到了那东西的边缘。
[23:26] * 祈 低语着伸出手
[23:26] <ST> 你们一起用力,把它从土里抬了起来。
[23:26] <以菱> “这是什么啊……”
[23:26] <陇> “……我大概得多找两本写真回去长老才不会生气了。”
[23:26] * 葛佳丝塔芙 也把手伸了过去
[23:27] <ST> 葛佳丝塔芙感觉到了一股奇特的触感,好像这东西表面微微带着电流
[23:27] <祈> “——祂想飞起来。”
[23:27] * 以菱 抬起手背擦擦额上的汗,却把脸抹得更脏了
[23:28] <ST> 虽然冰冷坚硬,光滑的像是玻璃,不过这东西又总是像着一个活的东西。
[23:28] <ST> 【——】
[23:28] <陇> “这是金属?”
[23:28] <ST> 【谁……?】
[23:28] * 陇 伸手去敲
[23:28] <以菱> “里面好像有东西……”
[23:28] <祈> “不对……不对……”
[23:28] <祈> “这是……蛋。”
[23:28] <ST> 【你们……是……什么?】
[23:28] * 祈 低声喃喃着
[23:29] <ST> 【想要……什么……】
[23:29] <葛佳丝塔芙> “会说话的蛋……”
[23:29] <祈> “我是祈……来自胧湮的祈。”
[23:29] <ST> 【实现……我的愿望……你们想要……什么……】
[23:29] <葛佳丝塔芙> “喂,听的见吗?我们想要拯救世界!”
[23:29] <ST> 【世界……】
[23:29] * 葛佳丝塔芙 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
[23:29] <以菱> “龙!我们想要龙!”
[23:29] <陇> “……你觉得这……蛋能拯救世界么?”
[23:29] <ST> 【龙……我……你们的……世界……】
[23:29] * 陇 搓搓双手
[23:29] <祈> “祈想要……”
[23:30] <ST> 【给予……】
[23:30] * 以菱 大声对着蛋喊了一嗓子,然后将耳朵贴上去听听
[23:30] <陇> “我觉得来个火堆比较实际,附加一锅汤。”
[23:30] * 祈 脑中回响的声音和胸中回响的声音合二为一
[23:30] <ST> 【给予我……】
[23:30] <祈> “飞起来。”
[23:30] * 祈 自然地脱口而出了
[23:30] <祈> “……诶?”
[23:30] <祈> “祈刚才说了什么……?”
[23:30] <ST> “好啦!大家的话你都听到了吗!?”
[23:31] <陇> “啊不对不对,真能实现愿望的话我换一个!我先想想……”
[23:31] <ST> “让祈飞起来!然后把龙召唤来!然后拯救世界!”
[23:31] <祈> “等、等一下,祈……那个……”
[23:31] <ST> 温蒂用力朝着这个东西的表面拍打了几下。
[23:31] <以菱> “它好像说要给它点什么……?”
[23:31] <ST> 你们感受到了一阵漫长的沉默。
[23:31] * 祈 有点局促地红了脸
[23:31] <ST> 【——】
[23:31] <祈> “刚才祈、祈……”
[23:32] <陇> “得喂食?”
[23:32] <ST> 【食物……】
[23:32] <葛佳丝塔芙> “得孵它?”
[23:32] <ST> 然后,它对陇的话似乎有了微弱的反应。
[23:32] <陇> “不过你吃的是什么?”
[23:32] <ST> 【你们的……】
[23:32] <陇> “我看看……我应该还有几个桃子干……”
[23:32] <ST> 【……记忆。】
[23:33] <祈> “记忆……?”
[23:33] <爱尔芙> “这个不行……”
[23:33] <陇> “……不吃桃子干么?鱼干也有哦?”
[23:33] <ST> 【过去,现在,未来——】
[23:33] * 以菱 正从包包里翻出藏着的鱼干,又放了回去,“它说不要的!”
[23:33] <ST> “那种东西——”
[23:33] <ST> 【填满我的……只能是你们自己。】
[23:34] <葛佳丝塔芙> “记忆哦……”
[23:34] <以菱> “记忆嘛……”
[23:34] <ST> 它轻声地说
[23:34] <ST> 然后。
[23:34] <陇> “我就知道那老家伙给的任务没那么简单……”
[23:34] <ST> “……好啊,给你吧。”温蒂忽然说道。
[23:34] <ST> 蓝发的少女把手按在了蛋壳的表面。
[23:34] <祈> “温蒂小姐……?”
[23:34] <爱尔芙> “喂!温蒂!你在发什么疯啊!”
[23:34] <ST> “——考试不及格被婕莉丝耻笑的记忆!”
[23:34] <陇> “喂你也多犹豫几分钟啊。”
[23:35] * 祈 说不清是要阻止还是要协助地伸出了手,按在温蒂的手上
[23:35] <祈> “诶……?”
[23:35] <ST> “——被陇看到裸体的记忆!”
[23:35] * 爱尔芙 去拉开温蒂
[23:35] <陇> “……她原来会在意啊。”
[23:35] <ST> 在被爱尔芙拉开以前,温蒂已经说了几句话。
[23:35] <祈> “等、等一下……女孩子都会在意的……!”
[23:35] <ST> 你们看到她的手按在蛋壳上的时候,留下了一点闪光的印子。
[23:35] <祈> “更重要的是不要只把这种记忆……!”
[23:36] <葛佳丝塔芙> “嘛……温蒂的记忆似乎不太合适呢……”
[23:36] <ST> “不要阻止我啦!用一点糟糕的记忆就能拯救世界的话,勇者就是我们了啦!”
[23:36] <ST> 【……】
[23:36] <陇> “看来是真的呢……”
[23:36] * 葛佳丝塔芙 双手拢住蛋壳
[23:36] <ST> “那样的话!”
[23:36] <以菱> “总觉得哪里不对吧……”
[23:36] <祈> “难道不会让这个孩子变糟糕的吗!”
[23:36] <陇> “不过大概得强劲点的吧。”
[23:36] <ST> 婕莉丝也把手压在了蛋壳上。
[23:36] <以菱> “等等!住手啊!”
[23:37] * 以菱 把婕莉丝拽开
[23:37] <ST> “被这个大叔要求做【】、那个大叔要求做『』的事情,还有面对阿姨们的【』,学生会长整天来炫耀的『】——”
[23:37] <陇> “似乎会更糟糕了……唉。”
[23:37] <ST> 在被以菱拽开以前,婕莉丝已经说出了一些其他人听不太懂的话,虽然感觉不是很糟糕,但是,还是挺糟糕的。
[23:38] <祈> “……太糟糕了。”
[23:38] <ST> 【……不够。】
[23:38] * 陇 突然伸手将蛋抢过来,双手按住放在地上
[23:38] <爱尔芙> “……”
[23:38] <陇> “还是男士先上吧。”
[23:38] <ST> “诶……”
[23:38] <葛佳丝塔芙> “我又糟糕的预感……
[23:38] <以菱> “……”
[23:38] <陇> “话说,回头真忘了的话,记得提醒我原来是怎样的人啊。”
[23:38] <ST> 婕莉丝和温蒂一边在以菱和爱尔芙的怀里挣扎着,一边看着陇的动作。
[23:39] * 陇 深呼吸一口气,迅速地回想以前的记忆
[23:39] <以菱> “反正你怎么也不会变得更糟糕了啦!”
[23:39] <ST> 景仁(2)也把手放在了蛋壳上,发出了喳喳的声音。
[23:39] <祈> “没错,就算你变成……诶诶?!”
[23:39] <ST> 然后,一瞬间。
[23:39] <ST> 陇的脑海里闪过了一路上的经验。
[23:39] * 祈 没能来得及踢飞景仁
[23:40] <陇> “那个,跟长老学剑术的记忆,跟景仁(初代)玩的记忆,钓鱼执法成功的记忆,来到这里第一次看到裸体的记忆——”
[23:40] <ST> 像是和奇怪的女孩子们在名叫浴室的地方里撞到一起,吃到了奇怪的食物,翻了一页成人杂志的鲜明的记忆
[23:41] <ST> 还有在岛上的时候带着景仁(0号)一起钓鱼,用鱼钩钩起以菱的裙子,被姐姐用香蕉抽打。
[23:41] <陇> “宝贵的杂志翻阅记忆,第一次坐铁鸟还飞了一把的记忆,抱着女孩子发现外面的更软点的记忆……总之通通给你了!!”
[23:41] <ST> 你们其他人看见,金色的光以肉眼可及的速度从陇的手里慢慢地留了进去。
[23:41] <ST> 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注入一样地
[23:41] <ST> 从它内部发出了微弱的光。
[23:41] <祈> “陇……那个,你还记得吗……?”
[23:42] <ST> “开什么玩笑啦!我才是勇者!”
[23:42] <以菱> “陇对宝贵的定义果然还是有些奇怪……”
[23:42] <ST> “既然这样的话!那,那么……开心的也给你好了!”
[23:42] * 祈 紧张地把手在陇的眼前晃
[23:42] * 陇 无意识地将温蒂的手拍开
[23:42] <ST> “去年冬天和社团的大家一起去巧克力火锅店的记忆——!”
[23:43] <ST> 虽然没有把手放在蛋壳上,但是陇注意到,温蒂的身体里也发出了微弱的,金色的光。
[23:43] <陇> “呃……我还记得……什么来着,反正你们……别碍事啦。”
[23:43] <ST> 慢慢地流向了蛋壳。
[23:43] <以菱> “以菱也给它加一点真正的好料!……从最近的开始 ……离开烤鱼爷爷的小屋时回头看到温暖灯火的记忆!”
[23:44] <爱尔芙> “……”
[23:44] * 以菱 把手按在蛋壳上
[23:44] <ST> 【——】
[23:44] <ST> 随着你们说话的瞬间。
[23:44] <祈> “以菱上的话,那祈也……”
[23:44] <以菱> “还有直斑鱼的味道,从那什么‘飞机’上跳下来时风吹过的感觉……”
[23:44] <ST> 你们都感觉到眼前出现了一种奇特的景色。
[23:44] <葛佳丝塔芙> “这种事情怎么能落下我……来点刺激的,从平流层跳下来的记忆……”
[23:45] * 祈 走上前去
[23:45] <ST> 过去经历过的,愉快的事情,难过的事情,讨厌的家伙,叫人喜欢的家伙
[23:45] <ST> 一切的往事历历在目
[23:45] <ST> 新鲜地重映于眼前
[23:45] <祈> “最初模仿妈妈泡出好茶的香味……”
[23:46] <ST> 蛋被注满了六成。
[23:46] <祈> “还有,在村子的地窖里翻找旧书的激动心情!”
[23:46] <ST> 葛佳丝塔芙重新经历了从高空跳下的感受。
[23:46] <祈> “最讨厌的猫头鹰的那两只眼睛……!”
[23:46] <以菱> “还有……还有……哇,以菱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记得这么多事……”
[23:46] <ST> 以菱的嘴里飘过了神秘的鱼肉料理的味道。
[23:47] * 陇 脱口而出“……哟,景仁~钓鱼去”
[23:47] <ST> 祈似乎又回想起了自己看到的第一本书的内容。
[23:47] <ST> 陇差点就射了。
[23:47] <ST> “……”
[23:47] <ST> 婕莉丝看了看爱尔芙。
[23:47] <祈> “‘很久很久以前……’”
[23:48] <ST> 微微点了一下头,走到了蛋壳的边上。
[23:48] <爱尔芙> “……”
[23:48] <ST> “——那一天,温蒂带着两个被她唬来的学妹们要求入社时候的事情。”
[23:49] <ST> “我从爷爷的遗物里找到勇者之剑时候的事情——!”
[23:50] <ST> 温蒂也吵嚷着
[23:50] * 祈 轻轻地哼唱起一首歌
[23:50] * 祈 没有说话
[23:50] <ST> 蛋壳表面散发出的微弱的光慢慢地强盛起来。
[23:51] <ST> 然后,停住了。
[23:51] <祈> 【依稀……记得一点点的,妈妈在床边给祈唱的摇篮曲……】
[23:51] <ST> 你们所有人都绞尽脑汁地回忆,思考着,搜刮着过去的记忆。
[23:51] <ST> 一开始是非常轻松的回忆,但是之后,所想到的一切又都像流水一样逝去
[23:51] <ST> 一点点小事都要从脑海深处挖掘出来了
[23:52] <爱尔芙> “这样把记忆……把记忆交出去没问题么……”
[23:52] <ST> 像是陇灌入了小时候被景仁咬了一口屁股的时候的事情。
[23:52] <ST> “虽然……不能说没有关系,但是……”
[23:52] <ST> “记忆这种东西,再创造不就有了嘛……”
[23:53] <以菱> “唔……其实很多当时不太愉快的事情,现在想起来,也不是那么不愉快了嘛……”
[23:53] <ST> “重要的是,大家,可以,一起,回去……”
[23:53] * 以菱 抚摸着蛋壳,嘴边挂着浅浅的微笑
[23:54] <葛佳丝塔芙> “喂,吃饱了没?”
[23:54] * 葛佳丝塔芙 用指节轻轻敲打着蛋壳
[23:54] <ST> 温蒂似乎很艰苦地说着,对绞尽脑汁的她来说,思考这种事已经是很困难的了。
[23:54] <ST> 【……】
[23:54] <ST> 【温暖的,感觉。】
[23:55] <祈> “爸爸不知道在家里还好不好……”
[23:55] <ST> 【像是风……】
[23:55] <ST> 【如果……这就是……】
[23:56] <ST> 人的力量的话……
[23:57] <ST> 微弱的裂痕慢慢地在蛋壳的表面浮现起来。
[23:57] <ST> 【我就……和你们签订契约吧。】
[23:57] <ST> 一瞬间。
[23:57] <ST> 你们感觉到比之前更加鲜活,明快的图景
[23:58] <陇> “唔……”
[23:58] <ST> 万事万物被赋予了新的颜色。
[23:58] * 陇 眯起了眼
[23:58] <ST> 原本的记忆中所经历过的一切,被送入蛋壳中的一切
[23:58] <祈> “……嗯……”
[23:58] <ST> 忽然之间像是重新经历,并且宛如全新的人生一样
[23:59] * 祈 指尖微微发颤
[23:59] <ST> 不仅仅如此,你们也看到了——温蒂一直都在憧憬并且追赶着的,在她小时候保护她的,‘英雄’的形象。
[23:59] <ST> 陇在钓鱼时猥琐的样子。
[23:59] <ST> 祈学习茶道时候的心情。
[00:00] <ST> 以及从高空跳下来的时候,葛佳丝塔芙和以菱兴奋的神情。
[00:00] <ST> 光在奔流,思绪在飞驰,而当你们回复过来的时候。
[00:00] <ST> 已经身在半空之中。
[00:01] <陇> “诶!?要掉了!”
[00:01] * 陇 连忙伸手抓点东西
[00:01] <ST> 金色的龙,像是一团温暖的云彩,未定型的能量,只是模糊地具有一个外形。
[00:01] * 以菱 擦擦眼角的泪水,然后看了看周围,“咦?!”
[00:01] <葛佳丝塔芙> “祈的愿望实现了?”
[00:01] <ST> 但是它载着你们在天空盘旋着,偶尔发出低沉的咆哮。
[00:02] <祈> “也许……”
[00:02] <祈> “嗯……”
[00:02] <以菱> “是龙耶!!而且真的飞起来了!!棒极了!!”
[00:02] <陇> “……刚才那蛋孵出来的吗?好大……”
[00:02] * 祈 压住了被风吹起来的发梢
[00:02] <ST> 【——想要,和喜欢的人在一起。】【想要孩子们平安。】【想要杀掉那个可恶的家伙。】【去随心所欲吧。】【把枷锁打破吧!】【原来父亲也很软弱呐……】【这么看来,当初不该怎么过分的——】
[00:03] <祈> “是这种感觉……又好像不是……”
[00:03] <ST> 光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。
[00:03] <ST> 憧憬,爱慕,信任,诅咒,嫉妒,悔恨,猜疑
[00:03] <ST> 在世界最后的时刻
[00:03] <ST> 末日降临前夕
[00:04] <ST> 人的思绪无可抑制地奔流着
[00:04] <陇> “它还没吃够啊。”
[00:04] <ST> 而青春期的少年少女们无垢纯粹的思绪和,一点点莽撞的牺牲
[00:04] <ST> 【——当然。】
[00:04] <ST> 【但是,现在,算是足够了。】
[00:04] * 陇 发现没什么副作用后倒是安心了,盘腿坐下
[00:05] <ST> 【如果能够和你们一起行动的话,就能吃到更多吧。】
[00:05] <祈> “嗯……一定会的吧。”
[00:05] <以菱> “没错哦!”
[00:05] <ST> 【短暂而平凡的你们的一生。】
[00:05] <祈> “外面的世界,就是有着这么多、这么多的祈愿呐……”
[00:05] <祈> “祈的名字,原来是这个意思吗……”
[00:06] <ST> 然后,它拍打了一下翅膀。
[00:06] <ST> 还没有名字的,你们所孕育的龙。
[00:06] <ST> 抬起头,望着高空。
[00:06] <陇> “不过首先得拯救世界啦。”
[00:06] <ST> 【那么,为了还能看到明天,以及明天之后的明天,为了保住现在的记忆,以及创作更多的记忆。下令吧,我的——】
[00:07] <以菱> “就是现在,此刻,新的回忆也正在创造中呢。”
[00:07] <ST> 【——同样灵魂的同胞们。】
[00:07] <陇> “走!把那些不知道哪里来破坏世界的家伙打回老家去!”
[00:08] <ST> 然后龙振动着翅膀,化作了光柱。
[00:08] <ST> 有些人看到了这如同十字架一样的,辉煌的天体现象。
[00:09] <ST> 有些人看到了逆行的流星
[00:09] <ST> 当然,更多人什么都没有看到。
[00:09] <ST> 唯一能够确定的是。
[00:09] <ST> 日头西落,星月升起,这一天即将结束
[00:09] <ST> 然后,就是明天
[00:09] <ST> 对着年轻的人与年轻的龙来说
[00:10] <ST> 与‘无限’同意的,那个名词。
[00:10] <ST>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[00:10] * ST normal end